联系我们

联系人:吴先生

手机:13853977668

地址:西安市白沙埠工业园

产品展示
当前位置: 主页 > 产品展示 >

互博国际注册不忘那绵绵细雨的清晨

时间:2017-08-06 19:23 来源: 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 
  
  一件偶然的事情,让我的行程中多了沈阳这一站。
  
  六月底的沈阳,有些炙热,哪怕一丝丝细雨,都会给人们带来些许惬意。那一晚,心情已经完全放松下来的我来到汉庭大厅熟练地打开了电脑,我想看看在我离别几天的空间里,谁会惦记着我。
  
  子期留言了,她打听我的行程在哪里,事情进展是否顺利。
  
  寒松见我在线,也立马递来一句话——到哪了?连个影子都抓不着!赶紧回来,我俩都想你了。我知道,她说的“我俩”就是包括了子期。
  
  两人对我的记挂让我心存感激,甚至有些忘乎所以,我脱口而出:我在沈阳呢。寒松的惊喜大去了,因为她知道我去了大连,临行前寒松一再说,去沈阳是路过大连的,一定要我在沈阳打个站儿。我婉言谢绝了她的热情,火车直达大连,我怎么可能中途下车去见网友呢。
  
  寒松听说我已经来了沈阳,就立刻问我在哪个方位,她说要过来看看我,我再次以各种理由谢绝了。其实也真是没有时间见面,看看表,已经是21点了,孩子当晚要坐22:30的火车返程,我还要准备去送站呢。明儿早,我将要告别沈阳开始下一段的行程。
  
  看得出来,寒松并不甘心。已经到了自家门口,岂有不见之理?反过来要是我,心情也会如她一样的。我一再解释,晚上太晚了,诺大个沈阳找我也属实不方便,况且第二天起早赶路。聊天中,我答应了她下次一定会专程去拜访。这时候,寒松把手机号码发到了聊天框内,她说,到了沈阳有什么事情一定要找她,让她尽尽地主之谊。寒松的诚挚和热情深深地感动了我,人家那么大度地留给我手机号码,那么作为朋友理应讲究些,我也随即把自己的手机号码留给了她。
  
  孩子返程去了车站以后,懒懒的我什么都不想收拾,任凭房间凌乱,任凭思绪凌乱,任凭夜的短暂。
  
  寒松是我最近加的网友。我俩未成友之前,她经常光顾我空间,并时而对我的文章给予评价。按照惯例,自己也适时回访了她。寒松的文字质朴,常常娓娓道来自己的感同身受。她的《瞬间一甲子——我的人生自白》,好生让我亲切,虽然她长我两岁,但是她经历过的我也都经历过,她的歌谣,她的彷徨、迷茫、困惑,以及她工作起来如鱼得水般的疯狂,还有她退下来以后的淡定,与我如出一辙。她文字中的方言听起来竟然让我那么亲切,什么“背包落散”、“叽哩抓啦”“买点嘎码去”“马路牙子”“馆子”等等都是我久违了的语言。难怪,我家奶奶就是辽宁开原的,奶奶说的方言我从小听到大,已经深深地烙在心底并且成了我的永久回忆。
  
  寒松喜欢旅游,无论是团队还是孤身一人,她都乐在其中,为此写了许许多多的游记,让我免费随她的笔触出游,与她同享欢乐。一次寒松与我聊天,约我一起出行旅游,我调侃道:我可是打呼噜呀。她吓得连忙说:那可不行,我最怕打呼噜啦。我哈哈大笑,看她的小可爱,真的忘记了彼此的年龄。寒松质朴的语言也不乏幽默,她在《优雅的环境鲁莽的人》一文中结尾写道:“都说旅游是从自己活腻的地方到别人活腻的地方去,这话倒是不假,可是交流一下不同的地域也不是未免不可得,就像大米饭吃够了包顿饺子不是很可口嘛,所以说如果活腻了想出来的话肇庆这地还真值得来,空气好,景色不错,东西还便宜,小住两天还是划算的!”我喜欢这样的文字,尤其诸如“活腻了”这样的语言,还有一些感叹词、象声词参杂在其它日志中,常常让我开心的在屏前大笑。更有《打给小偷的电话》、《傻了》等文章让我在大笑中细品她的活泼、大气、直爽。
  
  寒松除了性格和我搭调以外,还有她的恣意游玩让我欣赏不已。她借儿子公出之际随同前往,儿子开会,她独自游山逛景。一个人去游玩,这一点不是她人随便能做得到的,如果会开车且熟人熟地还好说,可是她面对的是陌生的环境,陌生的人群。从她的文章《何时再能相见》可以感觉到,她玩的很开心,拍了许多照片不说,还结识了许多年轻人,并且与她们成了好友。
  
  亲戚在于走动,朋友在于沟通。我与寒松虽为友时间不长,但是互逛空间频繁,关系自然密切了一些,所以互留号码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  
  晚上失眠,清晨也起的格外早。打开窗帘,外面正在下雨,淅淅沥沥没有停的意思。多少有些懊恼,这样的天气,打车都会成问题的。
  
  突然,手机响了,谁会这么早给我打电话呢?我从洗手间匆匆出来拿起手机一看,是寒松!好家伙,昨晚留的号码今儿一大早就打过来了。我接过电话忙喊:寒松,寒松!电话那头她也忙不迭地喊着123。她说,昨晚失眠了,早晨四点半起来,掂量着怎么也得见见我,否则心里不得安宁。
  
  我的惊喜程度一点儿都不亚于昨晚的寒松,甚至嗓音都有些发颤,我告诉她汉庭快捷酒店的位置,准备下楼去迎迎她。寒松倒是快言快语,她说不用接,打车就能找到。
  
  过了一会寒松又打来电话,说已经到了汉庭大厅,只是不知道我的名字,没法查询我的房间。呵呵,我俩一对儿马大哈,她手机存我的名字肯定是123,我呢,居然没有告诉我的房间号码。迫不及待的我赶紧乘电梯去大厅找她,此时的她却比我心急,已经乘另一部电梯上来了。哈哈,此时我俩居然在不知不觉中玩起了捉迷藏。
  
  在官场上一向不怵头的我,和她见面却非常紧张,直到现在也记不得当时是拥抱了她,还是和她握了手,或是根本就失去了这些必要的礼仪,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却是她那橘色的上衣,飘逸的长裙。
  
  在我的感觉中,寒松永远是休闲装的打扮,因为在她的相册里,在她的日志里,无论着红穿粉或是鹅黄,都是那么精神、干练,正如她的性格一般。可是这次见面的第一印象,竟是我不曾见的那条长裙衬托着的风度气质。
  
  匆匆收拾行囊,匆匆结完账单,匆匆下楼打车,她说,要留出时间陪我吃顿早餐。
  
  外面仍然细雨不断,有些路面为备战全运会正在整修,车子较比往常少了许多。我俩撑着伞,一边聊着天,一边寻着出租车。她长裙飘逸,我旅游着装,她小巧玲珑,我五大三粗。这一对看起来“不搭”的姐妹,谁想到会兴致盎然地在雨中聊得正欢呢!
  
  来到车站,肯德基的门开着,我找座位她点餐,不出几分钟就把快餐端来了。寒松和我说,怕赶车来不及,她是挨个商量着站队的每个人,夹着楔才那么痛快买到手的。我们喝着咖啡,吃着快餐,肆无忌惮的聊,此时不约而同的想到了一起——若是在子期的咖啡店里这样坐着聊着该有多好啊。
  
  时间过得好快,我们不得不分手了。我邀请她与家人做客呼伦贝尔草原,寒松却说:“暂时不了,等子期有了时间,我俩一起去看你。”
  
  过了安检,我回头挥了挥手,此时的她正举起相机对准了我。唉!我们这一对马大哈,彼此都带着相机,怎么会忘了留一张合影呢?那么远的距离,面对着不停走动着的我,不拍虚才怪呢。隔着安检,偷偷地看着她,直到那橘黄色的衣服以及配着得体的长裙渐行渐远,我的眼睛湿润了,嗓子有点堵。这个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寒松,却有着让人想象不到的细腻和义气。
  
  她可以以各种理由不见我,因为天气毕竟太早,而且还下着雨。
  
  她其实不喜欢快餐,可是当时除了肯德基再无其它。我发现汉堡她只吃了几口,鸡翅基本没动,她怕我多想,反而跟我说,时间有点紧,怕影响我乘车,她拿回去慢慢吃。
  
  我与她相约今年7月份在草原见面,可是她为了给我少添一次麻烦,反而推脱,决定以后抽空和子期同行。
  
  寒松这样心疼我、在意我,这样热情待见我,还有什么比这种纯纯的友情更让我感动的呢!
  
  那天的早晨,因了我们这份纯纯的友谊而显得格外清新。
  
  那天的细雨,因了我们这份相遇即离别而显得格外缠绵。
  
  这清新,这缠绵,伴着寒松飘逸的长裙,长久地印在我的脑海里,赶不走,挥不去。
  
  几天后,我回到了家,生活又归于平静。打开电脑,见到了寒松的说说——“她,就像一块美丽的云,轻轻地走入我的视线。忽然又变作风一扫而过!我,就像做场梦,忽隐忽现!”
  
  我也深情地回了她的说说——“梦醒了,云飘了,那牵着云儿的丝线呢?它深深地缠绕在你我的指尖。只要轻轻一拉,这片云儿冬天将会变作厚厚的棉絮,絮在你的身上,暖在我的心里;夏天将会变成树荫,清凉着你的肌肤,舒爽着我的心灵。”
  
  不是吗?寒松,朋友间那份厚重的友情,切切实实让我感受到了冬天的温暖,夏日的清凉呀!